平淡收入组织不是由于理科生过多,华夏理科生过多与否让商场谈话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一份内部工作论文在网上流传,其实这篇论文对于数据的梳理是不错的,但是还缺乏一些多学科视角来增加结论的可靠性,特别是人口与经济发展之间的相关性要比论文中呈现的更为复杂。不过这篇工作论文广泛流传并不是因为这些,而是因为结论里的一句话:“重视理工科教育,东南亚国家掉入中等收入陷阱原因之一就是文科生太多。当然,这个结论过于鲁莽,事实上“中等收入陷阱”的研究非常多,表面上看中等收入陷阱是因为国家技术进步率大幅下滑,收入增长率过早进入了高收入经济体的平稳收敛状态。

如果单看表面,确实容易得出“文科生太多”是原因之一。不过如果追问几句,文科生为什么会太多?什么标准就能推导出“文科生太多”?这个鲁莽的结论回答不了。

根本上,“中等收入陷阱”的原因是在经历了早期快速发展阶段后,由于低收入阶段增长模式带来的社会矛盾诱发了民粹主义或权贵政治,这破坏了国家投入教育、科技投入、产权保护等现代化必要之制度支持的能力,并且削弱国家改革的权威和能力,进而让权力集团建立新的准入结构瓜分既有存量。

在这种情况下,国家是无法在知识密集型的领域进行技术创新以获得进一步发展动力的。

换言之,不是文科生太多,而是整体的结构性问题没有处理好导致早期发展的矛盾诱发了太多人搞政治闹革命瓜分还不算多的存量,导致缺乏稳定秩序和有效国家配置资源制定长期战略。这也是为什么后发民主制国家发展容易陷入停滞的原因。

看问题还是要看深入一点。

那么“中等收入陷阱”这个锅文科生不背,文科生还是有极为重要的作用的。人文知识最终解决的是人的问题,人应该是什么、应该追求什么,而社会科学就是将这些命题在现有的条件下具体技术化,比如这一制度能鼓励什么会压制什么、哪里要改哪里要放,为了改变制度我们需要设计什么样的程序、动员什么样的人参与、照顾什么样的群体、让他们接受什么样的观念、如何让他们接受特定的观念等等。

事实上文科知识对于理工科也很有帮助,真正具有革命性的技术创新都有着对潜在人类社会需求的满足,这点必须要对“人”这一概念有着深入的理解和洞察。人文社科知识对于国家而言重要程度不亚于理工科,或者说,文科理科知识上的分立其实是为了配置教育资源而设置的制度,并非是其知识本身存在对立,更不是社会群体之间的分立,鄙视链有利于塑造自我认同,但对于社会而言没有更多积极意义。当然,两者之间也是有区别的,那就是文科知识的隐蔽门槛很高。

文科知识是涉及人的知识,这意味着至少在起步阶段文科知识不会直接带来利润,因为一个大学刚毕业的人不会有机会去控制其他人。文科知识还有很坑的地方在于,其需要阅读和时间的积累,文科没有天才,只有大量阅读和丰富的人生阅历才能逐步洞悉人性和社会的本质。如果没有较好的家底、丰富的社会资源,文科知识很难真正带来利益,除非恰好历史的进程到了这里。

这也意味着文科事实上是高度精英化的知识。至于中国的“文科生有没有过多”,这存在着可能,因为很多大学扩招文科专业的投入比理工科建实验室少,因此成为扩招的重灾区。但是这种非精英化的文科专业应用范围较差,很多学生根本无法接触到真正的核心问题。

“文科生是否过多”这一问题更多还是要让市场说话,如果文科生普遍找不到工作,那么说明供应真的过剩了。也给即将高考的年轻人提醒一下,文科挑学校,理科挑专业。好学校的文科专业在图书资源、师资力量、同学能力的配置上才能体现出文科教育的价值,学具体什么专业不重要,文科知识都是相通的,其实没有太多的专业分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