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贝,快跑!——一个为狗复仇的故事

我小学的同桌洪林是个农村的孩子,家里姐弟4人,他是最小的,也是唯一的男孩。全家人的生计只有靠父亲做豆腐来维持。洪林住在后山的沟里,离学校步行有近一小时的路程。

冬天他每次走进教室总是满脸的霜雪,尽管带着厚厚的棉帽,脖子上紧扎着浅灰色的围巾。我们常笑他一个大男孩还围着围巾(那时,只有女同学才围围巾),后来才知道,那是他家里仅有的一条围巾,三个姐姐却不舍得围。

一个冬天的早上,洪林来晚了,一直趴在桌子上,抽泣着。

我轻轻摇晃他,问他怎么了,过了一会他才微微抬起头,红肿着双眼,桌上一滩泪水和口水,他带着沙哑的声音告诉我:他家的小贝昨天被人打死了。听后,我十分震惊,但更多的是气愤。因为我知道小贝对洪林及其一家来说有多么重要。

小贝是洪林家三年前养的一只黄狗。洪林非常喜欢它,小贝小的时候,洪林常常趁着父母不注意,把它抱进被窝,搂着它睡觉。每天放学后都要和它玩一会儿,不管扔到多远的沙袋,小贝都会撒着欢去叼回来;吃饭时,小贝乖乖地不叫不闹,只等洪林把一块块干粮扔过去,它像守门员一样一跃而起,稳稳地接在嘴里。

小贝不仅是洪林的好伙伴,还是他父亲的好帮手。每天父亲到村里卖豆腐,小贝都会跟在后面,一是给他作伴;二是当他离开车子送豆腐时,小贝就会守护在豆腐车旁。时间长了,洪林的父亲领着狗卖豆腐成了村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有时,不用洪林父亲的叫卖,只要小贝在村路上叫上两声,周围的人就知道,卖豆腐的来了。放学后,洪林详细地讲了小贝被人打死的经过。昨天早上,洪林的父亲和往常一样做好豆腐,推着车子出去卖。

当他给一个小饭馆送豆腐的时候,就听到外面小贝的狂叫声,他急忙跑出去,看到一个小伙子躺在雪地上,小贝死死的咬住了他的棉裤腿。小伙子手里还捧着一大块豆腐,分明是偷豆腐被小贝发现了。洪林的父亲走近才认出来,原来是村里一个外号"八哥"的地痞。

洪林的父亲意识到大难临头,八哥可不是好惹的,全村的人都得让他三分。他马上上前呵斥小贝放开,可小贝来了倔劲,没有听话,还是咬住不放,尽管八哥用另一只脚不停的蹬踹。洪林的父亲只好忍痛踹了小贝一脚,它才不情愿地松嘴。

八哥起身,把豆腐狠狠地摔在地上,叫嚣着"这个畜牲,我一会儿弄死你!"一瘸一拐地跑了。洪林的父亲觉得事儿不好,连忙推起车子,喊着小贝赶紧往家走。可没走出多远就听到后面有人喊到"给我站住",他回头一看,竟追来四五个年轻人,见情况不好,洪林的父亲大声喊"小贝快跑!",小贝好像听懂了什么,撒腿向前跑去,只见这四五个人,个个手持棍棒,似凶神恶煞。

可小贝跑了一会儿就蹲在了路边等着主人,洪林的父亲此刻意识到这条狗要没命了。洪林的父亲把车子扔到一旁,不顾剩下多半盘的豆腐倾倒在沟里,拼命地向前跑着拉扯着这些像疯了一样的年轻人,嘴里不停的恳求不要打它。可年轻人没有一个肯听他的央求,径直冲向小贝。

小贝刹那间明白过来,刚要起身跑掉,却被一块重重的石头砸在了身上,随着一声惨叫,只见这群人一轰而上,挥舞着棍棒狠狠地砸在小贝的身上,小贝又接连发出几声凄惨的哀嚎。当洪林的父亲踉跄着跑过来,小贝已倒在血泊中,脑浆迸裂,只有爪子还在抽搐。见狗已丧命,那些人不慌不忙擦拭着溅到身上的血迹,扛起棍棒,大摇大摆从洪林的父亲面前轻蔑地走过。

洪林的父亲没敢和这些人做任何理论,他知道那样的后果是什么,看着眼前的小贝,身子摇晃着一下瘫倒在那里,老泪纵横。我俩不约而同的决定要为小贝报仇。"我听大人说,用面人儿当替身,可以在暗中报仇",我对洪林说。

第二天,按照约定,放学后洪林来到我家,他从书包里拿出一块面。我俩把面捏出一个人形,然后用针在这个面人儿身上猛扎,嘴里不停的念叨"扎死你个八哥"。此时,我看到洪林咬着牙,眼里闪着泪花。

一会儿,洪林说,光用针不过瘾,怎么才能让他最痛?我想了一下说"当然火烧最痛","那咱们就用火烧死他"。我们来到炉子旁,洪林毫不犹豫地把面人儿扔进了烧得正旺的炉火中。此后,我们每天都期盼着能传来八哥被烧死的消息。

大约两个月后,报仇的事好像已经被淡忘。可洪林接连三天没有来上学,我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第四天早上,洪林终于出现,只是又趴在桌上。

我推问他怎么了,他还是红肿着眼难过地说"我爸烧伤了"。我听后惊愕不已,立刻联想起我们烧的面人儿,"怎么可能,不是烧八哥吗,怎么会烧了你爸"。洪林慢慢抬起头向我述说。

三天前的晚上,洪林的父亲从镇里收豆子回家,当推车走回村子,远远地看到有一家的柴草垛连着仓房着起了大火。洪林的父亲跳过板杖,叫醒了这家熟睡的人,出来的却是八哥,但洪林的父亲并没多想,立刻和八哥一同从仓房里抢搬东西,结果当他搬着一个鸡笼子从仓房里往外走的时候一个带火的房梁砸到了他。听后,我倒吸一口凉气,为烧面人儿的灵验而惊愕,也为洪林父亲的意外烧伤而内疚。

我问"八哥家被烧了,你还恨他吗?",洪林回答的仍是那么坚定,"那当然,只是我不会再用烧面人的方式"。不久后,洪林辍学了。听说老师还去家里找过他,可他还是执意放弃学业。

几年后,听说洪林学会了开车,我心想只会趴在桌上哭泣的家伙哪来的勇气学开车。一年后,我听说洪林意外闯了车祸,他开车把一个人的双腿撞成了骨折。我正感慨他的命运多桀,猛然想到一个问题,于是问起被撞的人叫什么,对方说只知道是洪林村里姓董的,我又问那人有外号吗,"有,叫八哥"。

听后,我愣了半晌,祈愿那真是一场意外的车祸,释怀小贝终于可以安息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