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茶馆,到采茶时间,岩茶春茶季,说说武夷山的几个未解之谜?

前几天采梅占,采金柳条,晨起的时候霞光万丈,碧空如洗,白云如纱,轻盈如仙女的衣裾,飘拂在丹山碧水间。一大早就上山去了,跟着采茶的车一起进的山。采茶的阿姨全副武装,还带着一个大大的袋子,估计里面是午餐——采茶的时间短,一天就要采完,出山来吃饭肯定是不可能的事,如此,带干粮进山是最优的选择。

采茶的车,是敞篷的,风很大,吹乱了我的发。到了茶园,清风拂面,虫鸣鸟叫,前一晚下过小雨,空气甚是清新。

然而,到了十一点钟的时候,云层渐厚,阳光渐隐。

看了看天,远处有乌云叠起,想来,到了晚间,必定又有一场雨的。谁知道,十二点刚过,豆大的雨滴,突然全无预兆地倾泄而下。真的是一点招呼都没打,一点迹象都没有,忽然之间,整座山,就笼罩在雨帘子里了。

我站的地方,左边有一块巨大的岩石,对面也有一块巨大的岩石,两石中间,夹着一块山坳,坳里全是茶园。那一刻,整个山坳都安静了,只有雨打茶树的声音,以及满天满地的雨丝。

采茶阿姨们淡定地拿出雨衣、雨裤、雨靴穿上。

再悠闲地拿出面包和水,享用起午餐来。而我们几个,可怜兮兮地没有任何准备,只有头上的一顶遮阳帽,勉强护住头顶,身上单薄的衬衫,没几分钟就全湿了,紧紧地贴在身上。李麻花麻利地躲到一丛老丛水仙树下,从包里掏出一个塑料袋,架在两株老丛水仙的树枝间,充作一把小雨伞,还得意地说,我这是跟贝爷学的。

采茶阿姨说,这种雨,很常见,下不久,顶多一小时。

果然,一点的时候,雨就渐渐停了。更神奇的是,云层迅速散开,阳光重新铺满了山坳。

雨后的茶园,一片新绿,树底下的横生叶片上,盛着水,在微风当中,摇摇欲坠。在这武夷山里,不必到六月,四月间,就已经是东边日出西边雨了。朋友很失望,假装生气,说,你怎么那么难约?我也很无奈,因为我的时间,真的很不固定。

而让我的时间不固定的,是春茶季茶树的生发。然而19号,武夷山胡歌去看过茶山之后,说,金柳条还没到采的时候,明天不采茶。于是,我原本定下的跟山采茶计划,就泡汤了。

只能临时另行安排。到了21号,打算回福州的日子,武夷山胡歌说,22号采梅占,你要不要一起进山?于是果断退票,重新订了酒店,准备第二天跟着进山去,一睹正岩老丛梅占的风采。然而,到了25号,又把采水仙的j日子推到了29号。

于是,这个春茶季,在武夷山,我只能处于一种等待和临时调整的状态。只有那天不采茶,才可以有空闲的时间腾出来,去会友。所以,亲爱的朋友们,我们春茶季在武夷山,约不了茶。

不是你们不重要,而是采茶,茶山,在我心里更重要。我不亲眼看到这些茶青们采下来,运出山,送进厂里,我心里不踏实。

就像一个全职妈妈,每天不接送孩子上下学,老觉得生活里缺了点什么......

武夷山有的茶馆,是那种卖茶的人开的,以销售茶叶为主的,茶馆。

西湖的梅坞和狮峰,也有茶馆,但与武夷山大不相同。西湖的茶馆,坐下来,点一杯龙井,可以坐上一小时两小时。临走的时候,还可以带点茶叶。

会亲自泡茶给你喝,亲自给你介绍茶叶的各种信息:香气,滋味,山场,特征.....喝完一泡,还会换茶,换另外一款茶再泡给你喝——重新进行一番介绍。等这泡茶喝完,如果你还没走,热情的掌柜还会拿第三泡茶出来,给你喝,给你介绍。对于游客来说,这种茶馆,还是蛮好的,至少满足了外地游人对岩茶的好奇。

并成功地给邻居同事领导带回了伴手礼。

但对于一些商务人士来说,可能就没有这么方便了。商务人士的飞机和动车,可能在中午退房之后很久,才到时间。

而这个下午,可能还有很多文件和报表要处理。这时候,就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喝一杯茶,在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把工作完成了,再轻松地起程,回家,或者,奔赴下一站。这样安静的,自在的,不被打扰的茶馆,武夷山有吗?

在武夷山的春茶季,最令人惆怅的,就是明天不知道要不要采茶,或者,采什么茶。

天气好,气温升得快,阳光充沛,雨水多,茶树的生长就快。反之,阴天多,气温升得慢,茶树的生长就愈发缓慢。谁也不知道明天下不下雨?谁也不知道明天会不会雨后又出来一阵太阳?谁也不知道明天是安排采哪块山场的茶?因为,岩上和坑里,气温不同日照不同,就算同是水仙,生长发育也有快慢之分。

所以,才会出现原定采梅占和金柳条的日期,临时推迟到两天后的情况。所以,才会出现到21号才知道,明天要采什么茶。甚至,到了21号傍晚,看过茶叶的开面情况,查过第二天的天气,原定先采金柳条后采梅占的顺序,才临时做了调整,改为先采梅占,因为梅占叶片较厚,金柳条相对叶片薄一些。

傍晚的时候,坐在阳台看远山如黛,轻烟如霞。远方有朋友问,你们明天去哪个山场,采什么茶?武夷岩茶中劣质茶、返青茶、老掉牙的陈茶,我们要零容忍!武夷岩茶春茶季,天心岩茶村的茶农们都在干嘛呢?这个季节到武夷山,能喝到武夷岩茶的好茶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