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宗昌抚养的白萨军团,月给是华夏兵二倍,如实战役力怎样?

民国时代的军阀混战中,曾出现过这样一支外籍军团,他们大部分由流亡中国的前沙俄军人组成,人数大概在两千左右,自称是“张宗昌的老毛子”,顾名思义,就是替军阀张宗昌打仗卖命。张宗昌给予手下的这支特殊的军队待遇极高,俄国兵月薪均为14元,是中国兵的二倍,每天还补助菜金两角,更主要的是,他们的军饷在1927年以前都是用大洋现结,从不拖欠。那么话说回来了,张宗昌耗费巨资供养的这样一支帝俄军团,其战斗力如何呢?第一次直奉战争前夕,张宗昌投效到张作霖麾下,混得一旅长职衔,后受奉天方面委派,到吉林消灭由吴佩孚所支持的地方叛军。

在这个过程中,张宗昌和当年曾接济过自己生计的俄国资本家米罗夫恢复了联络,米罗夫曾在日本干涉军支持下当过白俄临时政府的总统,苏俄内战结束后,米罗夫逃到中国东北,一直在物色一支能够帮他“打回老家去”的武装,而此一时期逃入中国的沙俄残兵败将,让他信心大振。可是,此时的北洋政府和苏联政府已经建交,在中国的地盘上公然建立这样一支外籍军队,自然是难以成功的。因此,米罗夫决定和张宗昌合作,利用他急于镇压叛军和扩充势力的心理,把这些俄国的亡命之徒送进他的军队当中隐蔽起来。

张宗昌一开始也比较为难,因为他这么做容易得罪和日本人亲近的老东家张作霖,于是,为了掩人耳目,他没有照单全收这些俄国兵,而是接收了他们的武器弹药以及几十名技术人员,其余者则暂时安置在哈尔滨,让其自谋生计。后来关内局势突变,张作霖加快军事动员,张宗昌才放开胆子,把更多的俄国军人吸收到自己的军队里,并把他们编成一个梯队,让这些白俄军人协同自己进攻直系军阀。你还别说,一直不被奉系将领看好的张宗昌开局顺利,先是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拿下热河,驱逐了热河都统米振标,后在玉麟山一战中,采取正面佯攻和迂回包抄的战术,迅速占领了直系将领董政国一师的阵地,白俄军的炮兵在此战中也出力不少。

后来,拜冯玉祥回师北京囚禁曹锟的良机所赐,张宗昌的大军迅速推进,一路招降纳叛,曾经跟着张宗昌起哄的白俄兵,也编成了一个下辖两个旅的65师,师长为聂卡耶夫。当然了,白俄兵数量毕竟有限,虽然米罗夫在哈尔滨设立了招兵处,专门给张宗昌物色拉拢俄国人投军,但其仍仅能编成一个旅。而65师的另一个旅,则由中国兵组成(一直不满员),旅长是北京俄文专修馆毕业的赵亨宝。

这些俄国兵随升任山东军务督办的张宗昌到了济南后,为所欲为,他们领到了军饷随意挥霍,米罗夫为了谋利,也投其所好,专门派人成立商业机构为其供应烈酒等物资。当师长的聂卡耶夫看到这是个挣钱的好机会,也想和米罗夫竞争分一杯羹,结果遭到后者抵制,双方结怨颇深。由于此一时期战事较少,驻扎在济南张庄的白俄兵更是肆无忌惮地扰乱乡里,搞得附近的老百姓白天都不敢出门,强奸事件更是频频出现。

张宗昌为此还曾派人检查军纪,结果也是敷衍了事。有些张宗昌手下的将领看到俄国人受到张宗昌宠幸,还刻意拉拢他们来给自己抢夺房屋土地帮忙。这也让白俄雇佣军愈发嚣张,不可一世。

这些白俄军数量有限,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其内部组织结构还挺复杂,不但有炮兵和骑兵部队,还设立了军事学校。米罗夫声称这些学员将来可以给自己杀回俄国效力,由此可见其野心不小。

张宗昌的白俄军团中,最为显眼的就是所谓的铁甲车队。这些铁甲车由之前奉军在滦州缴获的直军运货列车改装而成,车厢上被简单糊层铁皮,白俄兵在上面架设枪炮,移动作战。

张宗昌对其倒十分重视,曾经派军长施从滨跟随白俄军的铁甲车队,沿着津浦路南下,反攻江南。

但这支精兵出师不利,半夜他们走到固镇车站以南的一处桥梁时,列车因触碰地雷爆炸损坏,无法推进。周围埋伏的孙传芳大军趁机一拥而上,白俄兵操纵的列车铁皮那么薄,哪里能架得住对方的火炮和枪弹扫射,不一会,刚被任命为少将司令没多久的格斯列夫便被击毙,施从滨原来还想着打败孙传芳后,自己能做安徽督军,现在也变成了对方的阶下囚。白俄铁甲车队覆灭后,张宗昌大为惊恐,反思后认为其失败是车队的铁皮不够厚,而且没有步兵跟随保护,因此,在米罗夫建议下,他重新组建了新的铁甲车队,其中军官大部分由白俄军人担任,车厢共八节,都加装厚达七分的钢板,另外,还设置了放置修路器械和野战炮的专车。

张宗昌担心其人单势孤,另又加派两个排的步兵乘车保护。

张宗昌认为这样做便可万无一失,又派他们沿着陇海路去袭击冯玉祥的国民军,结果仍然是大败而归。后来,南京政权发动二次北伐,直鲁联军兵败如山倒,白俄铁甲车队望风而逃,一部分窜向秦皇岛躲避,被缴了械,另有一列名为“湖北号”的列车在大队长杨连庆指挥下归降了晋系将领傅作义。

从此可看出,张宗昌手下的铁甲车队,不过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而已。白俄军团的“精锐”铁甲车队尚且如此不中用,其他的白俄军更是不堪一击。在和冯玉祥等部的激战中,聂卡耶夫被打断了右腿,成了残疾人,后从张宗昌那里领了笔钱跑到青岛养老度日。

米罗夫看到聂卡耶夫退出军队,立即委派自己的亲信去接替师长职务,继续利用白俄军来做生意。由于军纪松弛,白俄军战斗力也一落千丈。张宗昌阅兵时候,看到白俄军一个个神气十足,还误以为他们能够打一阵子,但拉到战场上才发现,这些雇佣兵领钱的数量和溃败的速度几乎是成正比的。

不过,此时的张宗昌已经被奉系集团彻底抛弃,他自身难保,也顾不得去教训这些白俄雇佣军,任其四散奔逃,到了滦州之战结束后,曾经跟随张宗昌南下的白俄军团,也彻底瓦解,变成了历史。全国政协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编《土匪军阀张宗昌》,中国文史出版社。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