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姐只是个孩子,为什么能够位列金陵十二钗?

《红楼梦》是一本非常伟大的小说,但是他自从诞生以来,其实有好多名字,比如《石头记》《情僧录》,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名字就是《金陵十二钗》。金陵十二钗是这个《红楼梦》一个串起所有人物的一条明线,是贾宝玉在太虚幻境里面看到的预示了人物命运的册子。

尤其是那些能够位列十二钗正册的,都是身份显贵的重要的人物,像是晴雯袭人这样的人,因为身份不够,还不能被列入到十二钗的正册之中。

但是有个人能够入选金陵十二钗,肯定很多人都感到纳闷,这个人就是王熙凤的女儿,巧姐儿。巧姐在前八十回只是个娃娃,出场次数少,连话都没说过,凭什么位列“金陵十二钗”正册,甚至排在李纨、秦可卿之前?其实,入选“十二钗”最重要的标准不是戏多不多,而是人物身份和对全书的重要性。很多角色其实戏份也不多,但因为对全书重要,同样入了正册。

比如元春出场只有省亲一回,秦可卿在第十三回就死了,但秦可卿是贾府的“主子”,元春还是贵妃,都对贾家极重要,所以都能入正册。巧姐在前八十回虽然很少露面,但身份重要。不要忘了,她是贾琏和王熙凤唯一的孩子,也是贾家第五代中唯一的女孩。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她代表了家败后,贾氏女性的命运。巧姐的生日是七月初七,是七夕节、乞巧节,王熙凤曾说这个日子不好。按我们现代人看,七夕算情人节,觉得挺浪漫,但古人认为七月初七之不吉利。

主要是因为“七七”这个数字:民间有亲人去世要“做七”,死后每隔七天做一次法事,从“头七”做到“七七”,共四十九天。《红楼梦》中,秦可卿死后也“停灵七七四十九日”,请和尚道士“按七作好事”,可见当时很流行这种超度仪式。所以,巧姐生在“七七”就显得鬼气森森,仿佛注定命运多舛。

正因为担心女儿命苦,王熙凤特地让地位低微的刘姥姥给她取个名字“压一压”,刘姥姥就取了乞巧节的“巧”字,“以毒攻毒”,用名字里的“巧”来克制生日的“巧”,希望巧姐一生平安。在八十回后,巧姐有很重要的戏份:根据判词“势败休云贵,家亡莫论亲。偶因济刘氏,巧得遇恩人”推断,家败后,她会被卖掉,后来刘姥姥为了报王熙凤的接济之恩,把巧姐救出。

那么卖巧姐的人会是谁呢?巧姐的曲词里说“休似俺那爱银钱、忘骨肉的狠舅奸兄”。第十四回提到王熙凤有一个胞兄叫“王仁”,“狠舅”非他莫属。而“奸兄”在高鹗续书中是贾芸,但这明显是违背曹公原意的。

因为第二十四回脂批称赞贾芸“有志气,有果断”“有知识有果断人,自是不同”,还说“此人后来荣府事败必有一番作为”,所以推测贾芸是在贾家败落后伸出援手的正面人物。最有可能卖巧姐的“奸兄”是贾蓉,前八十回里他就已经品行不端,而且他有动机:

尤二姐进贾府后,王熙凤大闹宁国府,把贾蓉骂得狗血淋头,很可能贾蓉就此怀恨在心,后来报复在巧姐身上。

“奸兄是贾蓉”的最重要证据,是在刘姥姥第一次出场的时候。

当时,贾蓉恰好来找王熙凤借东西,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贾蓉?

“那大姐儿因抱着一个大柚子玩的,忽见板儿抱着一个佛手,便也要佛手。丫鬟哄他取去,大姐儿等不得,便哭了。众人忙把柚子与了板儿,将板儿的佛手哄过来与他才罢。

这里庚辰本脂批说:“小儿常情遂成千里伏线。意思是巧姐和板儿互换柚子和佛手,暗示他们未来会终成眷属。

单纯从文本的角度解释,有时候解释可能会有些苍白,其实还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那就是曹雪芹本人的原因。

有些人物的出现,并不是完全符合逻辑的,并没有为什么,也没有特别深刻的含义,就是那么写了,可能写出来之后,才被发现原来这个人物可以有这么复杂的含义。读书,尤其是读《红楼梦》,不能完全掉进剧情里,尤其是不能把曹雪芹看做是神,曾经有人对比过比同版本的《红楼梦》,然后费尽力气说了这个地方不同的两个字,到底正确的用字是哪一个。一大堆分析之后,得出的结论是用意最好的那个字,这其实就有点走火入魔搞笑了,你比较出来这两个字哪个更好,就说曹雪芹原本用的是这个字。

这件事的前提是曹雪芹是神,他写的每一个字都含义深刻,大前提都错了,得出来的结论自然也是非常荒谬的。巧姐最后有了个相对比较好的归宿,这还都是当年王熙凤发了善心,帮助了刘姥姥,巧儿和板儿也成了一对,过着平凡的日子。。

相关文章